《电影》2006年第四期:爱的咏叹与绝唱

    平凡的人,真实的心。曾经来过,那些在心里的人惦念着,放不下;曾经爱过,以父之名,免你一世哀愁

把自己喜欢的女孩的照片放大,挂在照相馆橱窗里,可能是余永元的习惯吧。永芝的照片
他挂了二十年,二十年后,永芝回来了,过得很不好,有一个赌钱又暴力的丈夫,但是还像小时候一样年轻漂亮。她回来,专程到照相馆来,最后只是为了,让永元把橱窗上自己的照片取下来。

图片 1

    八月照相馆,照片是该片的一个重要线索,是一条饱含情感的主线。影片的每一张照片的出现都是对情节的推动和情感的渲染。和家人的合影,和同学的合影,是生命的终结最悲恸的表达;年迈的老太太独自前来要求要拍一张遗照,穿着美丽端庄的韩服,细细地整理着头发……如此使永元联想到自己也将死去,悲悯伤感的心境溢于言表。永元为自己找了张遗照,一个人,安详地,凄婉地离去了。最后的最后,留下了心爱的德琳的一张照片,还记得那时初相遇……当生命逝去,这是我人生的一个影像,证明我曾经来过;当时间逝去,这是我爱的人的一个影像,证明我曾经爱过。

从八月到最后永元离开的十二月,他参加了好朋友父亲的葬礼,为一个老妇人拍遗照,喜欢上一个女孩却不能说,直到最后,他离开这个世界,而她工作调动,两个人再也没有机会见面。

《电影》2006年第四期封面

    这是一部向侯孝贤致敬的影片。平静,温暖的长镜头和固定镜头使影片节奏宁静缓慢,以至于表现人物的面对死亡的情绪似乎没有太多挣扎和内心纠葛伤恸,但这种平静却显得更加贴切和真实,闲看浮云明窗,更能表现出谁能安葬吾心悲怆的伤痛。固定镜头足够平凡,画面温暖唯美,奠定了影片温情伤感的感情基调。看看这样的一系列画面:例如男主人公永元病重失去音讯,女主人公德琳在永元照相馆前久久徘徊;例如永元知道生命的终结将至,在照相馆里静静读信;还有永元最后的安详的温和的遗照……导演一点一点地,一点一点地静静地呈现给大家,使故事凄婉哀伤,悲伤和哀恸像一个漩涡,不声不响地将观众的心吸引在那里,将影片的主题表达地淋漓尽致。

三十多岁的男人了,想到自己生命将尽,晚上睡不着,听到窗外雨声,心里凄凉又感慨,爬起来和老父亲一起睡,这种做儿子的时光,也不多了。

图片 2

    和其他爱情电影有所不同,该影片的主题更加深刻,男女主人公的感情发展设定在死亡和诀别的沉重境况下,男主人公永元在照相馆工作,人近中年,蓦地发现自己居然要这么快面临死亡。在自己为数不多的日子里,永元表现得很坦然,依照往常一样平静地生活,温暖的笑容,在家人和亲人们和乐融融,似乎对这来的过早的死亡毫不在意。但事实证明不是的,永元只是很坚强的独自承担着这一切。他很难过,很失落。在朋友周高面前开玩笑的说出来,放肆地大闹,喝酒……对生的眷恋对死亡的不安他都有,但他都一个人默默地藏在了心理,不给爱他的人他爱的人眼泪和悲伤,着实让人心痛。直到不久于世,不忍心抛下年迈的父亲,一遍遍地教父亲怎么播放录像带,把每一件东西怎么用都详细地写好……静水流深,永元平静的外表下有一颗真实的充满热情地心和强烈的丰富的情感。对德琳亦是如此。一场邂逅,几次相逢,认识并爱上了这个天真可爱有些活泼但感情真挚的德琳。平平淡淡中俩人互相爱慕,但他看到德琳留下来的信后,却唯有悲伤地写完一幅永远不会寄出的信;当他找到离开的德琳时也唯有坐在玻璃窗前用手轻轻抚摸德琳的身影;当他悄然离世,也唯有在弥留前在照相馆的相框里放一张德琳的照片,来证明我曾经真实地爱过你。

德琳不知道永元的病,不知道他已经快走到生命的尽头了。永元对这个世界有太多不放心,老父亲不懂用录像放映机,他怕自己死了以后没人能帮父亲放录像了,他着急,因为教不会父亲而生气,最后把每一个步骤写在了纸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