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人拍电影很会营造气氛,配乐非常及时,画面唯美,而这一部《八月照相馆》非常经典,最喜欢沈银河但韩石圭的照相馆吃冰激凌,吹电风扇,和她口里所谓的阿加西(叔叔)一起聊聊自己的生活,她不喜欢自己的生活,她对生活很绝望很负能量,但是在八月照相馆里,她感受到来自韩石圭内心最淳朴的温暖,他们的爱情是那么朴实而又温馨啊~

开玩笑的,沈银河mm不是城管。

生如春花之灿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1998年韩国电影宣布起飞,开头是他们演员都上街示威游行来着,还抱着自己的遗像,昭告国家打开大门放好莱坞片大批进国,韩国电影就将死,那么自己也不复存。那时觉得这帮子人可热血真有抱负,现在觉得这个民族的民族性也就这么回事。那时,我更关心我的偶像张东健是不是也上了街头(上了,好像也剃头铭智了)。

 

但那时我在电影画报上看到的却是抱着自己遗照的崔真实。

《八月照相馆》 Cheistmas In August 年代:1998年 / 导演:许秦豪 /
主演:韩石圭、沈银河

我记得98年的起飞代表作是《美术馆旁边的美术馆》,看过后,韩国最美的女孩就是沈银河,现在也是。后来幸亏她十分聪明地归隐了,不然现在她若是整容整成个锥子脸再开个眼角可让我们怎么活。

《看电影》的一句话评价:爱,可以藏在心底,却不会和生命一同死去。

韩石圭是看了他的《生死谍变》后才惊异于这个演员怎么这么好。一张脸可以随片子类型任意拿捏成型,文艺片里是这样,动作商业片里是这样。

 

而《八月照相馆》,我今儿个在电影院看了后回忆半晌,才想起第一遍看居然是从电视里,距今也得有8、9年的样子,现在哪个有线影视频道还会悠悠地放这么个片啊。

           看《八月照相馆》有点象在看《东京物语》,都是生活中的平淡琐碎的小事,却被表现的如此细腻温情。小津安二郎电影中所展现出的电影风格被许秦豪所借鉴,并被发扬光大。都说《生死谍变》是韩国电影崛起的标志,我觉得那只是商业运作上的成功。我认为如果按照艺术成就上的突出为标准,那么《八月照相馆》才是韩国电影崛起的标志。

大银幕里透出晚夏的微蓝,还有必须坐在摩托后座上才能感受到的风;从沈银河姐姐家的窗户和韩石圭病房的窗户看出去,都是都市万家灯火;冬天,沈银河在照相馆门口踢着地上的白雪,好像有咔哧咔哧的声音。韩石圭的朋友很够哥们,那个暗暗追求沈银河的欧巴长得也很体面。

 

正在看的讲战后韩国电影与社会文化的书里说《八月照相馆》“男主角要死不死的感觉”,拜托,文艺点嘛,他也不想嘛!

轻轻的,我走了

十年,都不知道韩国电影起飞后飞哪儿去了。我只坚信不会再有人会笑得像韩石圭那样真挚洒脱,也不会有人戴发箍会比沈银河更好看。

        男主角永元的母亲已经过世,他与父亲、妹妹一起生活。他的父亲留给他一间简陋的小照相馆——八月照相馆,永元在这里与挑剔的顾客进行打交道,帮小孩子把照片放大,还拍摄葬礼上的遗像。日子过得十分平淡,却又充实。

       永元是一个很怀旧的人,他怀念在学校读书的那段时光。偶尔他会来到学校门口静静看着小学生们走来走去。他曾经在学生时代喜欢过一个女生,但是多年后两人见面只是相见一笑,让往事都云淡风清的飘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