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许秦豪的认识,
当然是从《春逝》开始的。电影是春逝不是一部简单的爱情片上,讲述爱情故事,不过导演教导我们的是一种态度的方式,
一种如何面对分离的态度。其中,两代人作比较,奶奶依旧禁锢在分离痛苦中,一生无法自拔。而主人公在生活中,逐渐认识了和女主人公的关系。
如果不合适,只好分开。电影最后着重表现了男主人公的决绝。而大美女李英爱此时成了景深人物。
我当时觉得, 这个导演的故事,
很有特色,他把故事性相应降低,而突出主题。
《春逝》的主题是男女的分离,这个故事对于爱情片来说,是相当沉重了。
不过,我们在电影中没有看到伤感的情绪,没有办法继续下去,自然而然的分开。这种分离本来就是应该的,所以没有任何遗憾。
而《八月》的主题相对来说,
就更加沉重了:面对死亡。许选择的背景是使小城镇里边的一个朴素的照相馆。
面对更沉重的主题,他却依旧平淡的叙述一切,让镜头自然流转,不动声色,而在点点滴滴的生活中,逐渐反映主人公的心态变化。害怕,他悄悄的跑到父亲旁边睡下。
而对待那位奶奶的心愿,他细心的完成。
照相, 本身就是寓意留下生活中美好的一刻,
而主人公最后的爱情故事,也就如照片一样,封存了自己内心的最美好一刻。
有人说许秦豪的电影和盐井俊二的电影风格接近。不过比较起来,许的电影中,寄托的更多他自己的想法,而盐井的电影有时只是抒发一下追忆似水年华的情怀。因此,日本人的镜头里,有很多唯美的场景,而他讲述故事的节奏,有几分抒情诗的随意。而韩国人的摄影风格平实得多,这部电影显得尤其突出。生活化,
是许的电影风格,讲求在生活中体现人物心理。很难说谁更好,
如画一样的静态性, 是东亚导演的一贯特色。

    如果刚好遇上阴霾的冬雨天,最适合蜷在被窝中,看略微感伤的爱情片,然后同时光一起淡淡的逝去……
    韩国的文艺片,以许秦豪的爱情电影最能让人在看似平淡的情节中受到触动。从《八月照相馆》,到《春逝》,再到《外出》,以及最新出来的《幸福》,都是这样一系列“许氏风格”的爱情文艺片,画面优美流缓,淡淡的幸福与无奈的伤感总是充盈着、焦灼着、混和着,对于瞬间的留恋其实是对永恒的怀疑,许秦豪的作品所表达的态度一直是充满矛盾的,同时又对生活表现出满足的微笑。他的作品具有浓重的个人风格,都表达出自己对人生中必将逝去之物的伤感态度,比如生命、比如感情。
    我最喜欢《春逝》的感觉,感情像春天一样悄然到来,又像春天一样无情的逝去,来与去都那么的自然纯粹,没有丝毫做作,思绪就那样静静的随着画面浮动,没有哀伤,没有怨愤,没有遗憾……看似什么情感也不波澜而起的就这样平淡的看去,才发现泪水早已涟涟。
    喜欢那时候的李英爱,干净单薄瘦削到了让人怜爱的感觉,眼神清澈得让一切的情感流露都那么的自然天成,毫无做作。
    喜欢《春逝》里的所有音乐,极为与影片的情境吻合。
    也喜欢《外出》的构思,与《春逝》一样的缓慢流动,一份根本就不可能的感情还是发生了,然后又很自然的结束了。导演许秦豪的理念:“所有美好的东西都不会长久。”不管是在《八月照相馆》里让男主角死去,还是在《外出》里让出轨的双方最终分开,还是在《春逝》里让一份春花般短暂的爱情无疾而终,或是在我还未来得及看的新片《幸福》中让幸福短暂得如此微末,都表达得淋漓尽致。导演在一部部的影片中给我们讲述了无法长久的一些存在,它们都逝去得那么自然,就像我们真的能够理解一样–因为它们真的在我们的生命中这样自然的消逝过。
    《八月照相馆》片尾男主角最后的声音:“我知道感情终究都会褪色,一如这些彩色相片。而你在我心中,永远都是那么美丽,至死都不变。”
     而我想,感情也许会褪色,也或许会升华;一些存在过的美丽的确可以永恒,只是永远隔着很遥远的距离,这样才是不变的美,因为离得近了,就失真了,而要永远忘记,却早已将这“美丽”植入心中了,怎么个“美”法?只有自己描述得出来,时间久了,也描述得不真切了,只会淡淡的粗粗的说一声:“嗯,的确是很美的!”
    所以,“所有美好的东西都不会长久”,太久了就变了–或是画面褪色了,或是拉长了记忆的焦距,看不真切了。

据说该片的大多数主创人员都是出生在八月,片名《八月照相馆》由此而来。

《八月照相馆》是90年代韩国电影崛起初期不可忽视的一部作品。该片和之前引起轰动的《伤心街角恋人》、《信》都被视作不可多得的爱情片,但《八月照相馆》似乎没有前两部作品那样在韩国获得应该有的强烈
,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影片超越了传统情感片的陈旧模式,而是尽显导演许秦豪本人的创作风格。作为当时的这位新锐导演的处女作,许秦豪摒弃情感片一贯的叙事套路,为影片营造了一种“此处无声胜有声”的内敛含蓄氛围,将一个与“死亡”息息相关故事讲述的温馨而美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