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中,关于背包理论的描述有两次:
 “你的生活到底有多重?假设你在背着一个背包,感受勒在你肩上的背带,感受到了么?我要你把生活中的一切都装入这个背包,从小的物件开始。书架上的、抽屉里的、零食、一切乱七八糟的,试着感受重量的不断增加,现在开始往里装大点的物件,衣服、桌面上的东西、台灯、毛巾枕头、电视机,现在它应该不小了,再往里放更大的东西,你的沙发、床,还有餐桌、汽车装进去,你的家,不管是所公寓还是三室一厅,我要你把它们统统塞进去。现在,试着走下路,是不是有点费劲?这就是我们每天做的事情。我们不断地给自己增重直到寸步难行,我们绝不容许一个失误,生活就是不断移动,现在我想把你的背包烧了,你决定从里面拿出些什么?照片?照片是给那些记不住事儿的人准备的,吃点脑白金就把它们烧了吧。告诉你们,把所有东西都烧了吧,想象一下明天早上起来,孑然一身,轻松上阵吧,是不是轻松多了?”
    “这就是我每天开始时候做的事情。——你会有个新背包,这次需要你装进去的是人,从那些一般的熟人开始、朋友的朋友、办公室周围的伙计,之后是你最相信的那些人,那些你可以倾述秘密的人,你的表姐妹兄弟、你的叔叔阿姨、亲兄弟姐妹、你的父母,最后是你的妻子、丈夫、男女朋友,把他们都放进背包里面,不用紧张,我不会让你们把它点着。此刻,感受一下背包的重量,你和周围人之间的关系是你生命中最重的负担,想象一下肩上的背带,嵌入你的肩膀之中,那些约定、争辩、秘密,还有诺言,你需要承担它们所有的重量。试着放下背包,有些动物生来就要相互背负以求生存,共生共栖、匆匆一世,好像灾星下相爱的恋人,一夫一妻制的天鹅。我们不是那些动物,移动的越慢,死亡来临的越快,我们不是天鹅,我们是鲨鱼。”
   背包理论很有层次感:物质是我们生存的基础,第一部分是关于物质的,我们总是背负着生存所需要的各种物质的压力,而且往往还承受着超出于此所形成的物欲膨胀带来的压迫感;第二部分,是人际的,人总是受着各种社会关系的约束,于是有了妻子、丈夫、男女朋友,也有了约定、争辩、秘密,还有诺言。我们总是背负着所有的一切,龃龉前行,所有的背负似乎成了不可承受的生命之重,但时光荏苒,岁月如梭,时间的相对论是“移动的越慢,死亡来临的越快”。
    瑞恩主张“把所有的东西都烧掉,孑然一身,轻松上阵”“我们不是天鹅,我们是鲨鱼”,于是他成了艾里克斯眼中的“empty
bag”先生。
    关于“背包理论”的第一次辩论,是在一个聚会后。
    艾里克斯问瑞恩“你是不喜欢你的行李,还是不喜欢人”,瑞恩说自己“不恨周围的人,自己又不是隐士”“自己只是想一个人”,于是艾里克斯又追问道“是不想被束缚,还是想逃避责任?”,接下来,很明显的是,瑞恩避开了正面的回答,“自己并不这么认为,只是想一个人呆着”,艾里克斯沉默了,很严肃地看着他,其实她此时已经明白瑞恩自己并不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么。与艾里克斯愉快的交往,使瑞恩起了“往背包里装东西”的冲动。
    关于背包理论的第二次争论是娜塔莉提起的。
    说起娜塔莉,首先需要回顾一下她的经历。她为了男友,放弃了作为高才生在当地的好工作,来到了奥哈马做起了裁员的事儿。很明显,这个工作她并不喜欢。然而她却时刻在努力,始终坚守者作为一个职员的责任。她用自己的创意,为公司节约开支;她不断努力学习如何成功地裁掉别人。然而却在客户的一个女雇员跳河自杀后,近似彻底的崩溃了。她辞职了,这次的经历给她带来了心灵上的阴影。然而,从她最后坚定而深沉的眼神,我们可以看出娜塔莉已变得成熟。在情感上,虽然她的想法近乎幼稚,然而这她却总是去尝试,去追求。其实,我们都曾幼稚过,因为我们都曾经年轻过,经历过少年的少不经事的阶段。即使在与男友分手后,她在酒吧与另一个男人喝酒,K歌,寻求解脱,然而在第二天清醒之后,她却仍然产生了负罪感,这可以理解为感情责任惯性的作用。总之,娜塔莉是个重责任、重感情的人,这也注定了她与“背包理论”之间不可调和的冲突。
        终于,一次在帮瑞恩拍照时,开始了他们之间的正面冲突。
        娜塔莉问他和艾里克斯之间是什么关系,瑞恩一副不屑的态度,说是那种平平常常的关系,很随便的语调,甚至没有经过思考。
        人做事情的时候,想到了结果,那就是理性的作用,才可能意识到责任的存在。然而空背包先生的背包始终是空的。
        当娜塔莉问瑞恩他们这种关系是否有结果,瑞恩却说自己并没有想过,此时的娜塔莉已经是相当的生气了!
        当瑞恩表明自己现在只是对“互相望着对方的灵魂,全世界都因此而寂静下来”的感觉、那一瞬间的事情感兴趣时,娜塔莉骂瑞恩简直就是个混蛋,只有
twelve的年龄。其实娜塔莉此时想表明的,就是没有责任的感情是幼稚的。12岁的年龄,是个很有意思的年龄。此时,没有成年,具备简单的理性但却不必为事事担负责任,可以与自己感兴趣的异性自由交往,不必顾虑相思相守的诺言,甚至可以直接告诉对方,那只是彼此荷尔蒙所造成的懵懂。
        当然,此时的瑞恩已经间接表明了要把艾里克斯装进她的背包的想法,而且也在主动帮助她的姐姐拍照片了,他对自己“背包理论”的坚持已经有所放松,然而却并没有使他突破这道防线,心理的防御,似乎使他不敢接受这份感情的真实性。
        第三次的冲突,是隐性的。当瑞恩的妹夫即将举行婚礼时,他退却了,感慨生命的短暂,犹豫着就这样踏上自己的婚姻之路——后面接踵而至的就是房子、仪式、一个一个地生育、养孩子,孩子养大了,再让他们买房子、结婚、生孩子,如此的轮回,这到底是为了什么?瑞恩的妹夫开始质疑,人生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呢。在瑞恩的妹夫眼里,婚姻就是一座围城,进去的想出来,出来的想进去。瑞恩接下来的回答,真的是力不从心。但他的孤独理论最终还是说服了他——“人都需要陪伴”。这也是瑞恩的真实感受,而艾里克斯的出现,只是让他更有孤独的感觉了!
        影片快结束时,背包理论现了高潮。在一次演讲时,瑞恩又在重复他自己的背包理论。突然,他若有所悟,中断了自己的演讲,冲出了会场,奔向他心目中的女王!他抛弃了自己的背包理论,不愿做一个“空背包”先生!他渴望把艾里克斯装进自己的背包,一直背负着她!然而开玩笑的是,他面前的女王竟是一个已婚的女人,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这一点他之前毫无所知!他不相信自己,接下来,便陷入了绝望的深渊!
        正如艾里克斯所说,瑞恩开始并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他之前所做的不过是把生活的种种从背包里跑了出来,漂浮在云端。
        艾里克斯本来以为彼此的关系都已心知肚明——我是你偶尔的慰藉,你是我些许的依靠,我是你人生的过客,你是我生活的插曲。
    但艾里克斯没有料到,瑞恩的观念已经变化,关于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他已经懵懂地意识到了!然而当艾里克斯追问他“到底想要的是什么”,瑞恩无语了,沉默了。
        女人对安全感的渴望与生俱来,就算艾里克斯没有家庭,他们的关系依然不会改变!因为艾里克斯不可能在瑞恩身上找到安全感!“我是成年人”,而你呢,只有十二岁!
        影片开始时,瑞恩非常讨厌家庭关系的束缚,他和姐姐之间非常的客气,和自己的妹妹简直就是陌生人。但在实习生娜塔莉的影响下,他逐渐和自己的姐姐和妹妹亲近了起来,并逐渐接受了他对艾里克斯真实感情的想法。但当他真正的抛弃自己的空背包理论时,导演却给他来了个晴天霹雳——你只是个另类,你是个逃兵,你在流浪,当你突然到了一个迷人的小镇,你想安定下来,却不可能被人接受、接纳!
自此,导演想告诉我们什么,已经很明白了。

只有真正的婚姻、

才能体会到那种幸福 那种归属感 /、

除非、

你想只是某些人生活中的一段插曲、

而不是主旋律、

 

 

 
第一次演讲:
你的生活到底有多重?
假设你在背着一个背包
感受勒在你肩上的背带
感受到了么?
我要你把生活中的一切都装入这个背包
从小的物件开始
书架上的,抽屉里的
零食,一切可以乱七八糟的
感受重量不断地增加
现在开始往里装大点的物件
衣服,桌面上的东西,台灯
毛巾枕头,电视机
现在它应该不小了,再往里放更大的东西
你的沙发,床,还有餐桌
汽车,装进去
你的家,不管是个公寓还是个三室一厅
我要你把它们统统塞进去
现在,试着走走路
是不是有点费劲?
这就是我们每天做的事情
我们不断地给自己增重直到寸步难行
我们决不容许一个失误,生活就是不断移动
现在我想把你的背包烧了,
你决定从里面拿出什么?
照片?照片是给那些记不住事儿的人准备的
吃点脑白金就把它们烧了吧
告诉你们,把所有东西都烧了吧
想象一下明天早上起来
孑然一身,轻装上阵吧
是不是轻松多了?

他 、是一个成功中年男子该有的形象

风度 智慧 沉稳 自信、

笑起来钻石都会碎掉、喜欢熟男的女孩们

于是因此就倒掉了大牙小牙大脑小脑、

失去了机体的所有平衡

他随性而为、一直提倡“空包”理论:

“不用把所有人、所有物都装到自己的背包里、那样压得喘不过气
、还不如卸掉包里的一切、轻松上路。”

这个理论对于刚刚走入社会的年轻人来说很适用、

但对于一个40多岁、事业有成的男人来说好象就没什么说服力了

正如新人娜塔莉对他所说:

“没有承诺、没有牵挂、对男女关系随随便便、你简直就是个12岁的孩子!”

第二次演讲:
你会有个新背包
这次需要你把装进去的是,人
从那些一般的熟人开始
朋友的朋友
办公室周围的伙计
之后是你最相信的那些人,
那些你可以倾诉秘密的人
你的表姐妹兄弟,
你的叔叔阿姨
亲兄弟,亲姐妹,你的父母
最后是你的妻子,你的丈夫
男朋友,女朋友
把他们都放进背包里面
不用紧张,
我不会让你们把他点了
感受一下背包的重量
你和周围人之间的联系
是你生命中重的负担
想象一下肩上的背带
嵌入你得肩膀之中
那些约定,争辩,秘密
还有诺言
你需要承担它们所有的重量
放下背包
有些动物生来就要互相背负以求生存
共生共栖,匆匆一世
好像灾星下相爱的恋人,
一夫一妻制的天鹅
我们不是那些动物
移动的越慢,
死亡来临的越快
我们不是天鹅
我们是鲨鱼

不曾想、在经历了妹妹的婚礼之后、他仿佛被点醒了

于是不顾一切的跑到女主人公家门前、本想给对方一个惊喜

可是女主人公有个美满的家庭、两个孩子、这着实给男主人公一大打击

事后女主人公打电话来责问为什么不通知一声就冒失的跑到她家去、

可见、女主人公对家庭的重视
同时她还表明、那段随便的感情只是她生活中的插曲

她的家庭才是她的真实生活

当她问到他到底想要什么的时候、他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

他本是个玩世不恭、对感情、对家庭、对亲情都不太在意的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