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整个火影世界里,没有人能够达到大蛇丸的思想高度。

  晓追求统治,六道追求和平,火影们追求传承,鸣人追求嘴遁,啊不是,是用嘴巴和别人交流沟通。而这一切目标,说到底,无非就是自身物种的存续。

  而只有大蛇丸同志,他的思考领域早已跳出了凡俗生物的范畴,他追求的是探索世界的真相……

  大蛇丸同志一生尝试过五花八门的科研项目。咒印也好,转生也好,人造人也好,看似繁乱,实则有一条清晰的脉络贯穿其中。

  有些人问,永生的大蛇为什么还要制造后代?那是他们不明白,繁衍并不是目的,而是在繁衍的过程中,以这种返璞归真的方式,去探索生命的本源。

  说得再直接一点,大蛇丸追求的,正是我们常说的终极命题:我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我真想对这位伟大的科学家、哲学家、思想家说:这一刻,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但是很可惜,在这个中二泛滥的火影世界里,您还真的只能是一个人在战斗啊。..

  大蛇丸同志的哲学境界,经历过多个阶段。

  最启蒙的阶段,当然就是童年丧失双亲,对生死有了超越年龄的领悟。

  然而有趣的是,与那些哭哭啼啼、要死要活要报仇的小屁孩儿们不同,小蛇丸并没有显得特别悲伤。相反,我认为更多的是一种困惑,对于生命本事的困惑。

  天才不愧为天才,小蛇丸并没有被仇与恨这类低级趣味所禁锢,而是直接指向了问题的本质——为什么要有生和死…

  生命如此脆弱,其存在的意义是什么?这生生死死的背后,其本质的源头又是什么?..

  自来也说:“大蛇丸从那以后开始研究禁术,是想见双亲?还是想对迫害双亲的木业复仇?”

  我以为,自来也的两个推测都是错误的。

  老湿你是个好人,但老湿你对哲学问题的思考实在不够,人家蛇叔的格局和你真的是不一样啊。

  你看,小蛇丸在父母墓前,看着象征转生的白蛇皮。

  这是悲伤吗?是愤怒吗?

  显然都不是啊——这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啊——

  如果是我们普通人吧,成天瞎想想也就过去了。但是在火影世界里,为这个终极思考带来突破口的,正是所谓的禁术——秽土转生,及其他。

  大蛇丸召唤过他的父母吗?向他们询问过死后的世界吗?作者没有画,但读者心中想必都有答案。

  可惜的是,一代人师猿飞并没有把握到问题的本质。男人想要追求真理,为什么要拒绝呢?

  人体实验神马神马的,当然有悖道德。但这件事就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法吗?

  这些细节问题,本文就不展开探讨了。

  但问题是,当大蛇丸实现了转生、接近了永生之后,他找到了真相吗?

  没有,仍旧是没有。

  即便破解了死亡,却仍旧不明白为什么会死,更不明白为什么会生。即便理解了背后的机理,却仍不明白其存在的理由。

  这,正是科学家,在现有方法论下的局限性。你能够通过科学方法,推导重现出这个世界的运转规律,但是,你仍旧无法理解这规律背后的存在意义,无法理解这个世界诞生的理由。

  我不禁想到了另一位伟大的科学家——爱因斯坦先生说过的话:

  “IwanttoknowhowGodcreatedthisworld.Iamnotinterestedinthisorthatphenomenon,inthespectrumofthisorthatelement.IwanttoknowHisthoughts,therestaredetails.”

  这一刻,大蛇丸与爱因斯坦进入了同一个思考领域,二维与三维的科学家们达到了思考的大和谐。

  大蛇丸年纪轻轻,便轻松跳出了人世间的仇杀。他不憎恨仇人,不憎恨敌人,不憎恨世间的任何人。

  生离死别的悲痛,反而将他带入了对生命本源的探索。

  生命到底是什么?

  在这生死循环的背后,世界的真相是什么?

  所以才说,伟大的思想家必是伟大的蛇精病。

  而在这个时候,大蛇丸同志在能力上和思想上都有一定的局限性,所以对于终极命题的探索,归结为了一个阶段性的目标:破解死亡。

  这,就是终极思考的第一阶段。

  第一个阶段性目标已经达到了,下一步怎么办呢?

  正是禁术为大蛇丸带来了第一次突破,所以也不难理解,为什么大蛇丸会对着君麻吕说:

  “让我们把一切纳入掌中,然后再来见识一下这世上所谓的真理。”

  人类无从知晓世界的真理到底是什么,于是便只能寄希望于一些有形的目标:学会所有知识(忍术),占据所有力量。

  ——把一切纳入掌中,这便是终极思考的第二阶段。

  但是在这个阶段,你仍旧可以感受到,驱动大蛇丸的,更多的是“好奇”,而非单纯的“欲望”。

  比如,蛇叔对尾兽从来都没有表现出兴趣。也许在他看来,尾兽就只是纯粹的力量,对于终极思考并没有帮助。

  很多反派人物,“永生”便是毕生的追求。

  但是大蛇丸很明白,“永生”只是一种手段,为实现目标而必经的过程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