俩匪盗光天化日抢劫杀人,旁人无力阻止时,大家多期望蜘蛛侠现身惩恶扬善。所以,四川柯南金城武对甑子丹不停追查时,非常令人反感,难怪乡亲们唱歌驱逐他。可金城武如果告诉你,甄子丹原名药家鑫,曾开车撞人不死,居然用刀将人补死,试问你会怎样?如果药家鑫撞车杀人后,隐居云南想做刘金喜,你同意放过他吗?你愿意相信他以后会做个好人,留给世界一个惊喜?所以,甄子丹相信了,他信金城武不再回来的承诺
将他放走,那段片段的音响将我震得气闷目眩,因为现实中我们选择了不相信,药家鑫最终被执行死刑。

1、电影与标题无关,既不表现武,也不探讨侠,这是一个关于罪与罚的故事。
2、故事跟多数江湖故事一样:一个杀手厌倦了杀戮生涯,脱离组织,在一处穷乡僻野埋名隐居,娶妻生子,过着平凡人的生活。跟所有的故事一样,这个故事也是这样的:不速之客的到来使得杀手暴露身份,昔日的捕快(代表法律)和组织(代表父权)找上门来,杀手不得已,为了保护家人,与仇家/捕快/组织展开一场血战,最后杀手赢得了胜利,又继续过着恬静平凡的生活。
3、故事是这样,但其内在的心理及精神活动有不同的东西,这也就是这部电影值得一提的东西。
4、关于罪,金城武帮甄子丹总结:你是说杀人犯之所以成为杀人犯,也是非他的“自性”,他只是生于杀戮之家,他杀了人,众生都有罪,大家都是同谋者。一部武打电影能提出这样的思考题是很了不起的,可惜电影里支持这个观点的内容太少,更谈不上对其成因的探索。
从大的文化层面看,众生都是同谋者,我们这个世界的所有罪恶,均是众生造就,众生的言行构造了我们的文化属性、伦理道德和行为准则,而这一切,都是制造罪恶的元素,这种罪恶,代代相传,无法摆脱,因为它已成为我们的血液和环境,包括我们呼吸的空气都是有毒的。这是我对原罪的定义。
基督教里是这样定义原罪:【百度百科】原罪一词来自基督教的传说,它是指人类生而俱来的、洗脱不掉的“罪行”。圣经中讲:人有两种罪——原罪与本罪,原罪是始祖犯罪所遗留的罪性与恶根,本罪是各人今生所犯的罪。
从个案来看,我不认同“同谋者”这个托词,一句同谋者就能赦免自己的罪恶吗?如果可以,则人人都是同谋者,人人都是杀戮者,人人无罪。
但是,人们是否可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若能,则罪者可以逃避“罚”,若不能,则不存在向善的可能。
方向比速度更重要,如果方向错了,速度越快,离目标越远。因此,无论是那一种宗教,都劝人向善,洗刷罪孽。
5、关于罚,姜武与金城武对话:“那你为什么不放了他?他想做个好人。”“我们抓人不是为了让他做好人的。”“那为了什么?”“为了法。”“如果法不能使一个人变成好人的话,那法有什么用?”
金城武回答不了这个问题,因为这是个伪问题。法是人制定的,代表着某一种意志,法是人执行的,而人是靠不住的。所以,他申请逮捕令还要用自己的钱去买。所以,他执行法却害得他岳父自杀。对金城武来说,甄子丹必须受到法律的制裁,因为他犯法。但是如果这一次的捕快不是金城武呢?
法律这种东西,看上去尊严高尚,其实常被猥亵。唉,淫邪得很。
法律要惩治罪犯,受背叛的父权也要惩罚背叛的儿子,他受伤害的是尊严和骄傲。这世上什么都好伤害,唯独这两个东西碰不得,所以,一场父与子的杀戮无法避免,谁都将受到惩罚。
6、金城武的故事:他曾经抓住一个少年,他相信这个少年可以改过自新,于是放了他。谁知这个少年放毒毒死了他的父母。这事让金城武不敢再动怜悯之心。这是不幸的遭遇,相当可怜。毕竟这跟赌大小一样,你可能遇到好人,或者遇到坏人,但如果只相信只有一种结果,那么你将终身承担这一种结果。
7、甄子丹的故事:这都是命,但是他意识到自己的罪恶,并尝试过去改变,这就足够了。人,最可贵的是自省。
8、这个电影还是有思想的,虽然没有阐述好。没办法,中国人普遍逻辑思维都不行。陈可辛想要通过几句对话传达这种艰涩的思想,显然高估了自己。这跟床前明月光一样,感叹一下就完了。
9、电影的动作残酷而血腥,传递得很到位,值得称赞。有人说是向张彻致敬,因为里面有张彻所有的元素:刚阳、悲情、血腥。其实不必拉郎配。
10、从《投名状》到《武侠》,陈可辛在探研人性黑暗的一面,以及其与世俗理论的冲突。
11、甄子丹之变:在我印象中,从1984年开始拍电影的甄子丹除了耍拳脚之外别无所长,拍了几十部武打电影也只有武打。直到《锦衣卫》和《武侠》,甄子丹为之一变。这个男人已不再年轻,脸颊和下巴开始长肉,一脸落魄的胡渣子,寡言落寞。是的,这个男人终于成熟了,不仅拳脚依旧利落干练,演技也渐渐炉火纯青。《锦衣卫》里,他不再是那个武功最高强的人,最后拼得与对手同归于尽,那个对手还是个女的。《武侠》里他在王羽面前不堪一击,最后还是闪电把老头雷死。
12、我喜欢这个甄子丹,这是个有血有肉,可以被打倒但不能被打败的甄子丹。
——2011/7/21

我半夜看完这片,琢磨了很久很久,这片和“武侠”有半毛钱关系吗?这片应该叫《罪与罚》更合适啊。后来我看了一些介绍,原来这片本来的名字叫做《同谋者》,这样的话,很多情节我就懂了。如果这片是正经八百的探讨“武侠”,那我敢保证,此片仅限中国人看,外国人看了一定是一头雾水,打来打去的功夫片罢了,去戛纳真是为难老外啊。为什么这么说,因为这片太中国,而且太江湖,太细腻。
首先是徐百九这个人的名字很细腻,这名字究竟是什么意思,耐人寻味。徐字本意中有慢步走的意思,《说文》中“徐”意安行也,因此至少我们可以理解为走路,安心的慢慢的走路;“百九”又为何意?片中的徐百九是个非常重“法”的人,“法”即是标准原则,他是一个讲原则的人,并且有点死心眼儿、有点固执的执行他的原则。他坚持原则把自己的岳父抓了,但岳父却因此自杀,他违背原则放了一个偷父母钱的孩子,但孩子并没有领他的情,在饭菜里下毒,杀死了自己的父母。片中有代表性的就是这两件事,足矣。徐百九只要有这两件事,就足以矛盾他,让他对唐龙的案子举棋不定。因此百九其实是不圆满,总是差那么点儿。人生的路,总是走不圆满,总要带些遗憾的,这是徐百九的名字的暗示,也暗示了整片。甄子丹饰演的刘金喜,有老婆孩子,有稳定工作,一家四口其乐融融,可谁知道刘金喜曾是72地煞的二当家,杀人不眨眼的唐龙呢?唐龙后来良心发现,想一心一意的做刘金喜,做个好人。可对不起,这事法官说了才算。最后刘金喜失去了一条手臂才摆脱了唐龙,刘金喜心理上得到满足,身体却是残缺的。阿玉在没遇到刘金喜之前,被老公抛弃,而且阿玉曾问刘金喜,如果那天在河边遇到的不是自己,而是其他别的女人,他是不是一样会留下来,刘金喜无法回答。因此,阿玉也是残缺的。再看看王羽饰演的大反派——72地煞的当家人,唐龙的爹。有地位,有实力,有高超的武功,可最后要父子相残,家破人亡,更不完整。在这顺便问一句,为什么武侠片里的爹都是武功高强的大坏蛋啊!!!

    电影里姜文问金城武:“那你为什么不放了他?他想做个好人”。金城武说:“我们抓人不是为了让他做好人的,是为了法”。是的,我们枪毙药家鑫也是为了法。可是我不禁要问了,人们创造出法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让大家做好人吗?那为什么要判死刑?为什么就不能留下一丝的希望?每每看到“(药家鑫)长得就像杀人犯”之类的言语,就觉得悲哀:即使他再十恶不赦,他也是父母的儿子,也是父母十月怀胎
含辛茹苦养大的,也不该用冷暴力去虐待人家的父母。

其次,本片涉及的领域和阐述的道理太东方。徐百九善用针灸,精通人体经脉,这玩意儿外国人不懂啊。72地煞是个帮派,可“地煞”这东西是个什么?徐百九曾对刘金喜说:你是说杀人犯之所以成为杀人犯,也是非他的“自性”,他只是生于杀戮之家,他杀了人,众生都有罪,大家都是同谋者。
“众生皆罪,皆同谋”这是佛语吗?搞得神神叨叨的,也许就是为了蒙老外吧。
再次,本片最让我心里一颤的是大反派王羽的出场,真的是要膜拜啊,我想导演也是诚心的向张彻的《独臂刀》致敬吧。我甚至觉得最后的桥段——唐龙砍掉自己的手臂,独臂拿刀与王羽对打,都是为了向《独臂刀》致敬设计的。王羽的身手还是不减当年,甄子丹真是不擅长用大武器,打的不好看。从《杀破狼》到《导火线》再到《叶问》,甄子丹打的越来越柔软,越来越喜欢近身切磋。短兵相接才看得出真功夫,《杀破狼》里的匕首打斗设计的很好,泰拳和散打都发挥的淋漓尽致,当时看的很过瘾。可您不能没完没了啊,什么都是摔跤,动不动就过肩摔,动不动就像叶问一样快拳打人,我已经看腻了。甄爷该琢磨一下新的打戏戏路了。
哎呀我也不知道我说了些什么,总之,这是一部让我觉得混乱的电影,也许是陈可辛对武侠片的一次大胆尝试,不同于胡金铨不同于张彻,也不同于浪漫的乱七八糟的徐克,可他究竟是要讲个什么?我本以为徐百九最后抓了唐龙,这倒也明了,可没有。徐百九最后还死了,还是为了帮唐龙死的。如果这就是武侠,那我真无语了。我在豆瓣曾看到一句话影评:如果这片整片都是金城武的人格分裂和柯南侦探,该多好看啊。
谁说不是呢?我不是看不懂这片,而是我看不懂“武侠”。
最后,严重表扬窦唯同学为本片操刀的片尾曲,太好听啦!

    表面上看起来,《武侠》讲述的是功夫江湖,实际上,其内在的张力却不是来自于人物立身江湖的武功,而是他们内心世界——这或许才是电影所想要表现的主题。
    甄子丹原本是七十二地煞的二当家唐龙,教主是他义父,从小把他养大,两人情同父子,教里兄弟对他也都感情深厚。可是在他被塑造的世界观里,他并不把世人当人看,他称义父为屠夫——既然人可以屠猪,那为什么就不可以被别人屠,甚至他们更加贪婪,懒惰、虚伪、淫欲、愤怒。可是当他杀一个孩子时,孩子在临终前对哥哥的呼喊,最终让他认识到,人毕竟不是动物,人是有感情的。这一刻他的世界轰然坍塌,原来义父教给他的是错的。物极必反的规律再次被验证。

     电影里他对金城武说:你是说杀人犯之所以成为杀人犯,也是非他的“自性”,他只是生于杀戮之家,他杀了人,众生都有罪,大家都是同谋者。是的,就像祥林嫂的死并不是某个人之过,而是被当时的主流思想逼死的,她的死众生都有罪,而众生又皆为祥林嫂。有时觉得主流思想这东西一方面让大家有方向感,有时候却又是迫害人的最厉之器。即使你自断一臂亦还是无从取胜,因为你的所有功夫都是它给的,你根本无从反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