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时,家里的老式电视机还能收到凤凰电影台,经常播放着八九十年代的港片。那时看《白发魔女传》,年龄尚浅,估计也就只为打斗场面入迷。如今重温,算是旧片新看。也不会和记忆产生冲突因而带来失望。
    看过林青霞的电影都会有种感觉,就是大气的林青霞本来就值得世人的褒奖。再也没能遇到像她这样的女人,演男英气,扮女娇媚,切换男女模式如鱼游水。所以杀人不眨眼的狼女,动了真情的练霓裳和仇恨绝望的白发魔女,三个身份结合在一起,是非林青霞不可。
    十年前的卓一航,大抵是因为善良的本性,在片中气势较弱。看过许多评论,说的是哥哥在片里不比林出彩。我想说,是的。但世间,能与林青霞的练霓裳搭戏的,也只有哥哥的卓一航——在古城内,他窥视她沐浴,为她的美惊奇,那时眼里纯净,看不出一丝猥亵;另一镜头,他指天为证,誓不相负,坚定得令她芳心相倾;他们为爱欢娱,我也看不出任何不搭,仿佛他们都可以把身心交托给对方。这大概和他们现实中的情有关,所以默契十足,无可撼动。
    十年后的卓一航,也就是影片开头守护优昙之花的男人,为所爱,执着凛然,谁人再也不能撼动他对那份情的坚定。看到这一幕,我就知道,这样的哥哥,这样的卓一航,一定不会叫我失望。
    就是这样二人,使得影片给我留下不少印象。除了守护神花的镜头,无论幼时还是现在,记得深刻的还有练霓裳赤脚淌过刀海,用肉身抵挡棍棒,誓不回头,艰难走出魔宫与过去作别的片段;还有她伤心绝望,一刹白头的震撼,“别人死不死与我无关,我只想问你,你跟不跟我走?”
    我们相爱得太匆忙。你赋名,示爱,指天为誓,不过几日光景。我独自回去面对苦难,与过去作别,唤你等我。可是,这一别,便迎来往后十年的惨淡。你的诘问和责难,毁了诺言,负了卿。我唯有白发诀别。
    这或许就是江湖情爱,牵绊太多,顾忌太多,所以误会太容易摧毁一切。又或许,是彼此的性格,造就了难以回头的局面,到死才肯原谅对方。情情爱爱,纠葛不清,那,但愿有来世,相约不负卿。

时光婉转,似乎回到幼时初相见,他是懵懂青涩的少年,而她是展露笑颜的少女。及至后来相见,彼此爱恋。那是她生命里绽放的最美的色彩,因为爱。
极喜爱山洞里那一场鸳鸯戏水,他们之间的爱,在那一刻达到甜蜜的极致。狼女的魅惑,妖娆,林青霞眼角眉梢都是风情万种,是陷入情爱里的女子。因为遇见卓一航,她的生命不再只有杀戮,她嗅到尘世的芬芳。
后来的路,艰辛而漫长。因为爱,她不能再忍受姬无双,不愿再过那种杀戮的日子,她决意离开,然要付出代价。姬无双渴望得到她,而她却只有躯壳。
爱,得不到便毁灭。她是这样,姬无双亦是。纵使爱她,姬无双亦无法容忍她爱了旁人。她走在烈焰铺就的路上,被无数人殴打,离开的路流满血。然她离开的心,如此坚定。她爱卓一航,甘愿承受这一切。
然故事,猜中了开头却猜不中结局。决绝如她,容不得怀疑与不信任,曾经情浓时她亦一遍遍对卓一航说要相信她,他是她内心唯一的尘世之光。
满门手足被杀,卓一航的愤怒显而易见,却因盛怒下的不信任,让她心如死灰。纵使后来知晓了缘由,卓一航那一瞬间的不信任,已经生了沟壑,她无法原谅。
她远走,性情大变,满头霜雪抵不过内心的寒凉。他自知有愧,然时光无法回首,便日复一日在冰天雪地里守着那传奇的花,自此,无论是凡人抑或皇帝老儿,在他心里抵不过一个白发红颜。
十余年后再相见,他沧桑至此,她亦已日渐老去。那一刻,过去的记忆纷涌而至。及至最后火里的相拥,似乎过去的时光再度回来,她是那个为爱痴狂为爱付出的女子,他是不羁的倜傥男子。白发散尽,火光里明灭的脸,满头青丝下,是他们深情胶着的眼眸,一眼万年。

时光婉转,似乎回到幼时初相见,他是懵懂青涩的少年,而她是展露笑颜的少女。及至后来相见,彼此爱恋。那是她生命里绽放的最美的色彩,因为爱。极喜爱山洞里那一场鸳鸯戏水,他们之间的爱,在那一刻达到甜蜜的极致。狼女的魅惑,妖娆,林青霞眼角眉梢都是风情万种,是陷入情爱里的女子。因为遇见卓一航,她的生命不再只有杀戮,她嗅到尘世的芬芳。练霓裳完全是武侠里才会出现的人物,那么美艳,那么特别,敢爱敢恨的性格,一夜白头的决绝,非要轰轰烈烈才痛快。而卓一航不是,他没有与世隔绝的资本,他生活在真实的世界,师父的养育教诲之恩,师兄弟的手足情谊,他有太多太多割舍不下,这都不是说断就能断的。
张国荣版的卓一航是一位善良甘于平淡,行侠仗义的角色,他不同于《笑傲江湖》的令狐冲桀骜不羁、慷慨陈词…哥哥将这一角色拿捏得样样俱到同时也别有一番情调。林青霞版的白发魔女妖艳绝情、清脱超尘,典型深刻…杀师灭门之悲恸与误解断情之绝望相互缠绕,让这段凄美的传奇爱情短暂于唯美、等候于长生…

这一场武林之乱,皆因爱。爱离生,纷乱起,刀光影,英雄泪,及至美人华发生。
你说那是一场武林之争,其实不过是两个人的爱情,而世人无法容忍那样的爱。自古,正邪不两立。
可再多的世外纷争,在练霓裳的眼里,都无关紧要,世间纷纷乱乱,与她有何相干。她只要她的情郎,那个在洞中说“天地为证,我卓一航如果辜负练霓裳,天诛地灭”的情郎。
而所谓山盟海誓,不过应景空言。白发红颜,锦绣成灰。那时,她瞬间老去,大红的嫁衣,如霜的白发,爱与恨交织。
及至哥哥的歌曲,谶语难罄。“爱是这样难,恨爱之间分不散,红颜白发更觉璀璨。从前和以后,一夜间拥有,难道这不算,相恋到白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