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文/故城

文 /莫菲

火星救援

《火星救援》没有接过《银翼杀手》的衣钵,也不是《异形》或《普罗米修斯》的延续,这恐怕让众多崇拜雷德利·斯科特的科幻迷大失所望。

之前见过一则消息:给你一笔钱,让你去荒无人烟的山里寺庙独自生活一年,只与书为伴,你是否愿意?大多数人的回答都是“愿意”,可真正能做到的人并不多。

花絮篇
1.
影片获得了美国宇航局NASA的全力支持。剧本有50页的内容都是有关NASA的细节,力求呈现出的宇航员形象和行动符合实情。影片总共拍摄周期大约是70天,其中拍摄NASA细节的内容花了剧组21天时间。

毕竟《银翼杀手》和《异形》系列的名头太盛,前者奠定了变种人(机器化的有机体)在科幻电影史的地位,追随者是日后名声大噪的《终结者2》、《攻壳特攻队》和《黑客帝国》;后者则通过《异形》、《普罗米修斯》(《异形》系列前传)开创并完善了异种人(与人共存的有机体)的物种进化史,堪称现代版的《进化论》。

如何抵御孤独去生活,或许是一个严肃的问题。可是,起码你还有选择接受或不接受的权利。

  1. 影片中最开始的火星任务正是NASA未来打算实施的。
    3.
    2015年9月28号,也就是影片在美国上映的四天前,NASA宣布在火星表面发现了有液态水活动的证据。
    4.原著小说作者Andy
    Weir是一名专业码农,他甚至编写了软件来精确计算从地球到火星的航行时间。
    5.影片火星表面的场景是在约旦的玫瑰沙漠瓦迪拉姆取景的,最终的效果由实景拍摄+CG共同完成。
    6.剧组真的在摄影棚内种了土豆,并且完全靠其自然生长,用于拍摄马特·达蒙在火星上种植食物求生的场景。

而《火星救援》倒像是导演拍摄《普罗米修斯》续集前的闲来之笔,充其量是部火星版的《阿波罗13号》,或嫁接了《地心引力》和《拯救大兵雷恩》的《鲁宾逊漂流记》,最大的卖点莫过于如何利用有限的资源去完成几项看上去不可完成的任务:赫尔墨斯号船员火星执行探测任务,遭遇沙暴后紧急撤退,误将受伤的船员沃特尼(马特·达蒙饰)独自一人留在了火星上,后者在基本生活物资短缺的情况下展开了一场外星生存大挑战;同时NASA的众天才们也需在有限时间内完成跨越亿万公里的地球补给和火星救援;终于捱到队友到达火星轨道附近,沃特尼还要乘坐“敞篷”飞行器与船长刘易斯(杰西卡·查斯坦饰)完成太空接力。

可是这个人没得选。

启示篇
1.是人就会犯错:
在火星执行任务的宇航员都是万中挑一的,他们却因一个小失误(天气占主导因素),使得马可·沃特尼(马特·达蒙饰演)孤身留在火星。虽然宇航团队对于此事所应承担的责任很小,领队梅丽莎·刘易斯(杰西卡·查斯饰演)坦还是在得知他存活时,说了一句是我的决策失误。
所以再优秀再成功的人,也不免有失算的时候。我们要做到的是,竭尽所能,避开所有不必要的失误。

上述动作让《火星救援》初看上去并不雷德利·斯科特,至少与其深受黑色电影影响的软科幻风格相差巨大,同时过于规整的剧作又似乎让影片走上匠气重的老路(《哥伦布传》、《罗宾汉》),影片涉及的议题又过于老生常谈,如弘扬个人英雄主义情怀(《角斗士》)、执行不可完成任务的牺牲(《黑鹰降落》)或女性主义的叛逆与救赎(《末路狂花》)。然而,熟悉斯科特的观众会很快反应过来,能将这些元素驾轻就熟地塞入一个比一般硬科幻小说还要“硬”的外壳里,已然难能可贵,这可能是斯科特开辟硬科幻电影疆域的又一次尝试。就像他为电影亲自绘制的剧本封面草图中所言,“我要用科学在火星上干出翔”(science
the shit out of this
planet)。这句话不仅是影片主角沃特尼的生存宣言,也表达了斯科特廉颇未老的科幻野心。有趣的是,这张草图和这句话曾随美国猎户座载人飞船于2014年12月环绕地球飞行两周。

为什么?因为他不是在山里,而是在火星上。他也有得选——要么想办法活下来,要么,等死。

2.身体是革命本钱:
沃特尼在经历了火星风暴后,幸运存活,却也受了伤:腹部被利器刺破。这在自然环境和地球迥异的火星上,无疑是个致命的因素。沃特尼凭着自己的医疗知识,自己给自己清理缝补伤口,不令伤口恶化。就是这样一个保留着能量、负载着自信、蕴含着希望的身体,才是创造所有奇迹的先决条件。
“我命由我不由天”,不仅仅是一句狂妄之言,自助者天助之。

总体来看,《火星救援》的趣味主要在两个方面:一是对地球人如何在火星上生存的细节展现。如植物学家兼机械师的沃特尼,如何运用“科学知识”在火星上种土豆。沃特尼首先用有机肥料与类似火山灰的火星土搅拌,制造出活力达标的土壤,再运用分解出来的氢氧元素生成源源不断的水,并运用塑料大棚在太空舱里制造恒温并可持续内循环的“生态环境”。再如沃特尼找到1997年的火星探测仪,他结合摄像头摆动的角度和16进制编码技术,与NASA工程师传递信息的过程,充满智趣。当然,这些工作并不总是顺利的,不断试错和排除故障的种种尝试,再加上主角自娱自乐的调侃逗乐,构成了一篇意趣盎然的火星生存指南。

陷入这一境地的人就是《火星救援》的主人公——马克·沃特尼。

3.团队的力量是无穷的(别找猪队友):
“火星殖民者”沃特尼在经历了起初的失联和孤寂后,终于和地球人以及自己的团队取得联系。他的团队,不仅是和他一起出火星任务的四个人,更有“地球最聪明的人的联合”
向来崇尚个人英雄主义的美国,这次也高唱“团结就是力量”。
他有这样一个完美的团队是幸运的,测算时间、距离、承重来飞离火星,在火星外进行精确救援(此处科学性为剧情而设,莫要深究)。
若没有地球最强智囊团的帮助,沃特尼只怕会看着那个深蓝色的美丽星球,孤独地死去。

另一方面,是突出个人存在对宇宙空间的消解。传统的关于星际旅行的科幻片,主人公的行动目标是解决人类的死结,可能是种族的(《普罗米修斯》)、政治的(《星际迷航》)或意识形态的(《飞向太空》),这就是《星际穿越》里为什么科学家一再告诫宇航员,要站在人类这个种群的高度来考虑问题,个人已经不再重要。实际上,在科学家的计算里,没有人有权利决定人类的下一代应该是500万个人还是500万个试管受精卵。

《火星救援》根据安迪·威尔的同名小说改编,讲述人类首次登陆火星的六名宇航员遭遇巨型风暴,其中一位——马克·沃特尼(马特·达蒙饰)——被误认为无法生还而被留在火星。面对如此冷酷现实,沃特尼却不自暴自弃,凭借生性幽默乐观和植物学专家的专业背景,他用自己的力量寻求生存。与此同时,位于地球的NASA技术员眼尖地注意到火星表面的运动迹象,怀疑马克可能还活着。在千方百计取得联系后,火星救援任务由此启动……

4.科学救命,文学续命:
虽然本片的科学细节处理为专家所诟病,但作为一般影迷来说,这点瑕不掩瑜。
沃特尼的医疗自救,火星栽种土豆,和地球联系,无不是体现着科学的魅力和“救命之效”。他不仅有着极其丰富的科学知识储备,更会懂得如何学以致用。在那个孤星上,一个个科学的决策,一次次精密的计算,都可以使他多存活一刻。
所以说科学救命一点都不夸张。而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我们不去探讨多么深奥的哲理,就粗浅的认为“饱暖”方可“思淫欲”。
此处文学不单单指的是文学作品,也包含着所有文艺属性的东西。试想这个在火星上上演着“漂流记”的人类,除了每天要想方设法让自己活下去外,还得应对更可怕的敌人——寂寞。
他空闲下来,便要和寂寞作斗争。本片通过一段段应景的音乐设置,既排遣了他的寂寞,也活跃了影片气氛。文中也有镜头扫到,他在夜阑人静时,会捧着书,或回忆过往,或展望未来。
总之文学的力量在科学的基础上,给主人公续上了命。

而《火星救援》的视点则凝聚到一个人身上,他在太空的生存状态才是全人类的焦点(被媒体全球播放)。当然,NASA高层曾在是否救主人公的问题上犹豫,逻辑是赫尔墨斯号其余船员沿既定计划顺利返回地球(救5个人)概率较大,而赫尔墨斯号返回火星带上沃特尼再返回地球(救6个人)概率较小,“理智”地看应该选择救5个人。若不是赫尔墨斯号船员的“一意孤行”(女性负罪感主导的一场非理性“民主”,赫尔墨斯号的圆桌投票),沃特尼作为个体的生存权利已经被NASA这个更大的集体剥夺了,也根本不可能有什么火星救援。因此,《火星救援》站得住脚的逻辑不是西方普世宣传的“民主”,或少数(赫尔墨斯号船员)服从多数(NASA)法则,或犬儒者所宣扬的工具理性,而是举“倾国倾城”之力,去援救一个远在亿万公里之外的微不足道的个人。

好莱坞式的拍摄模式,依旧是一贯的套路,但一个本来枯燥乏味的“鲁滨逊”式故事却一点不显单调。

5.敬畏自然:
康德曾说过:世界上有两件东西能震撼人们的心灵:一件是我们心中崇高的道德标准;另一件是我们头顶上灿烂的星空。
人之所以称之为人,是因为他有社会属性。而此时的沃特尼脱离了社会,那只有在人类社会中应运而生的道德标准早已荡然无存。在所有脱离人类社会的环境中,只有适者生存。头顶的天空也早已不再灿烂,仿佛时时要消磨他的意志,击溃他的防线,摧残他的身体。
说了这么多,其实还是要回到老生常谈的话题上来,那就是敬畏自然。这样一部影片,把主要场景都搬到了地球之外的火星上,不光光是在探索太空。更是着眼于当下,我们人类自诩为地球霸主,视万物苍生为等闲,但在神(非宗教意义)的眼里,人类岂不也是渺小的。若地球有朝一日也变得和火星一样荒芜,我们有机会和信念自救么,会有另一颗星球上的智慧生物来拯救我们么。
这答案不飘在空中,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火星救援》和原著小说都采取了三线叙述的结构安排:火星上的沃特尼,赫尔墨斯上的船员,地球上的NASA。影片从单一视点的火星开始,而后随着沃特尼被“遗弃”分化出沃特尼和赫尔墨斯船员两个视点,再引出观测到火星行动失败的NASA视点,三线叙事交织并行,成为推动影片情节发展的主要戏剧张力,随着沃特尼与赫尔墨斯船员在火星外轨道回合,三点汇成两点,随着赫尔墨斯号返回地球,两点汇成一点。影片始末,单一视点均是沃特尼的视野,不同之处在于起点是辽阔的火星表面、终点是同样辽阔的地球表面,在火星上他一直对渺小的自己念叨,“我是火星殖民者”、“我是太空海盗”,而回到地球的他,是劫后余生的悻悻,还在窃喜那个“火星殖民者”的伟大他者,我们眼里只是主人公的个体命运,宇宙空间已不知去向了。

从引发转折的那场风暴开始,剧情开始进入正轨——沃特尼被刮落的信号台击中,与队友断了联系,等到他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受了伤,还被留在了火星,生死未卜。

注:花絮篇整理自IMDB
    启示篇乃一家之言

有趣的是,电视屏幕里援救沃特尼的整个过程被全球24小时不间断直播,他在火星上的种种举动被全球观众观看,遗落火星倒像是一场精心策划的真人秀,甚至偶尔爆的粗口也被“明察秋毫”的编导消音了。如果宇宙是间摄影棚,卫星是摄影机,雷德利·斯科特不正在导演一场救援任务,马特·达蒙不正在为商业效果卖命?

那场从自己身体里取出残留金属的手术可谓触目惊心,让人丝毫无法想象,要有怎样的心理素质,才能在生死攸关之时还保持镇定,更别说为自己动手术了。

图片 2

《火星救援》在北美上映前4天,NASA别有用心的向世界宣告“火星有水”的发现;而《火星救援》北美上映一个月后,NASA公布了一份人类登陆火星的详细计划,显示15年之后实施火星登陆计划,这与沃特尼的火星漂流记时间都是2030年。NASA为《火星救援》戏里戏外做足了功夫,而雷德利·斯科特拍出《火星救援》戏里戏外配合NASA宣传。

可沃特尼的乐观拯救了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