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元知道自己快要死了,他得了不治之症。

      生命的终结悄然而至,在一个最有力最有担当的年龄,欢乐和幸福乍现就将凋落,走得最急的正是最美的时光。他什么也不能说,留下来的唯有一张温存的照片。《八月照相馆》是韩国导演许秦豪的一部温馨且透满悲伤的影片,叙事风格酷似中国台湾导演侯孝贤,平和,不张扬,故事也没有太多跌宕,大量使用固定镜头和长镜头,但表达出来的感情细腻、深刻,内容耐人寻味,想法千丘万壑。无论是影片的故事还是导演对电影的表现,都恰似一句成语:静水流深。

   《八月照相馆》是许秦豪早期的一部片子 像大多数的韩国电影一样
这部电影也有着唯美的画面 静静流淌的音乐 但是
这部电影里面能触动观众的情感
却是在电影故事的讲述中慢慢渗透进观众的心里面的
   电影主人公永元经营着一个小小的照相馆 有一个和谐的家庭
有一段已经过去的破碎的爱情 还有一个刚刚出现在他生命中的天使
八月固然是最热的时候 但是两个人的爱情却淡淡的萌芽 长大
   但是这平静的表象下 永元的生命也快到尽头
平时温文尔雅的男子在喝醉之后去到警察局去发泄自己内心的痛苦
越来越喜欢怀旧 跟朋友和姐姐回忆着过去的往事 教父亲使用电视
甚至把自己照相馆洗照片的机器的使用步骤一步一步写下来
平时有着爽朗笑声的男子 也对病魔无可奈何 有些时候 我会想
像永元这样善良的男子 上帝为什么要夺取他的生命 当然 思考不出结果
没有完美的人生 只有永远不完美的遗憾
   德琳像是一个天使 毫无征兆的走进了永元的生活里
在永元参加完朋友父亲的葬礼 认识到生命无常的时候 德琳出现了 在最后的八月
给他带来了好多的快乐 两个人的爱情平平淡淡 但却是最真挚的 最后这份感情
终于在永元在住院的时候达到了高潮 每天德琳在照相馆门口痴痴的等
每天往门缝里面塞信 在她看到照相馆可能要重新开门的时候 她笑着离开 但是
永元却不会再回来
   善良的永元是那么的热爱生活 他知道生命的无常 却也无可奈何
演员很好的把主人公的内心活动通过了表情语言行为语言表达了出来 善良 坚强
乐观 却又在独处的时候流露出淡淡的忧伤
   影片中的照相馆贯穿着全片 它是一条电影的主线
照相馆见证着他和德琳的爱情 照相馆里有他热爱生活的痕迹
照相馆里有他善良热心的标志 正如主人公 小小的 但是却是温馨的 值得信赖的
永元早已和自己的照相馆融为了一体 所以 到了最后 德琳看到了照相馆的生气
理所当然的认为永元回来了
   生病的永元只能抚摸窗外的德琳 他想爱 但是却不能爱
他是怕德琳知道以后伤心么 我觉得爱情 就是两个人彼此信任
就算是有再大的灾难 只要两个人在一起 都可以一起去面对 但是 那毕竟是永元
永元所理解的爱情 是不想给对方过多的伤害
   我喜欢影片的节奏 像静静流淌的小溪 在炎热的八月 也不会感到烦闷
故事静静讲述 节奏也恰到好处 而且可以衬托出人物的内心以及自身的性格
影片的固定镜头很多 是它们确定了这样的舒服的影片节奏
运动镜头是很基础的拍摄技巧 给人带来视觉上或者是心理上的刺激 但是 我认为
任何的运动镜头都盖不过固定镜头的魅力 在看似没有变化中
给人的信息或者是冲击可能没有当时就发作出来 但是在后来 却可以印象深刻
因为在不知不觉中 它已经流进了心中 影片中的固定镜头 表现着种种 永元的平静
他的无奈 他的沉默 他跟家人在一起的和谐 他跟德琳在一起的美好
全部都通过导演的镜头表现的丝丝入扣
   我也喜欢影片的色调 暖暖的 感受着影片的温馨和幸福 这种柔和的色调
对于电影主题的表达也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这种色调可以象征着好多
象征着永元的善良 德琳的可爱 生活虽平淡但是幸福却也真实
   到了最后 永元生病 冬天也来了 人生的寒冬也随期而至
八月的爱情是像烟花般的一瞬吗 如果不是 这份爱情已经被永元藏在心底
带去了天堂 这份爱情也已经触动了我们心底那块最柔软的地方

他平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在他年幼,妈妈离开的时候,他就明白,终有一天,人们都会消失的,包括自己。

    这是一部向侯孝贤致敬的影片。平静,温暖的长镜头和固定镜头使影片节奏宁静缓慢,以至于表现人物的面对死亡的情绪似乎没有太多挣扎和内心纠葛伤恸,但这种平静却显得更加贴切和真实,闲看浮云明窗,更能表现出谁能安葬吾心悲怆的伤痛。固定镜头足够平凡,画面温暖唯美,奠定了影片温情伤感的感情基调。看看这样的一系列画面:例如男主人公永元病重失去音讯,女主人公德琳在永元照相馆前久久徘徊;例如永元知道生命的终结将至,在照相馆里静静读信;还有永元最后的安详的温和的遗照……导演一点一点地,一点一点地静静地呈现给大家,使故事凄婉哀伤,悲伤和哀恸像一个漩涡,不声不响地将观众的心吸引在那里,将影片的主题表达地淋漓尽致。

他没有刻意告诉任何人他的病情,仍然一如往常的生活,感受和家人在一起的日常,和朋友相聚畅饮,一个人去看病,一个人经营照相馆,笑看照相馆内外的酸甜苦辣,人来人往……

    和其他爱情电影有所不同,该影片的主题更加深刻,男女主人公的感情发展设定在死亡和诀别的沉重境况下,男主人公永元在照相馆工作,人近中年,蓦地发现自己居然要这么快面临死亡。在自己为数不多的日子里,永元表现得很坦然,依照往常一样平静地生活,温暖的笑容,在家人和亲人们和乐融融,似乎对这来的过早的死亡毫不在意。但事实证明不是的,永元只是很坚强的独自承担着这一切。他很难过,很失落。在朋友周高面前开玩笑的说出来,放肆地大闹,喝酒……对生的眷恋对死亡的不安他都有,但他都一个人默默地藏在了心理,不给爱他的人他爱的人眼泪和悲伤,着实让人心痛。直到不久于世,不忍心抛下年迈的父亲,一遍遍地教父亲怎么播放录像带,把每一件东西怎么用都详细地写好……静水流深,永元平静的外表下有一颗真实的充满热情地心和强烈的丰富的情感。对德琳亦是如此。一场邂逅,几次相逢,认识并爱上了这个天真可爱有些活泼但感情真挚的德琳。平平淡淡中俩人互相爱慕,但他看到德琳留下来的信后,却唯有悲伤地写完一幅永远不会寄出的信;当他找到离开的德琳时也唯有坐在玻璃窗前用手轻轻抚摸德琳的身影;当他悄然离世,也唯有在弥留前在照相馆的相框里放一张德琳的照片,来证明我曾经真实地爱过你。

德琳因为工作关系经常光顾永元的照相馆,时间久了,两人之间悄然升起一股奇妙的情愫。

    八月照相馆,照片是该片的一个重要线索,是一条饱含情感的主线。影片的每一张照片的出现都是对情节的推动和情感的渲染。和家人的合影,和同学的合影,是生命的终结最悲恸的表达;年迈的老太太独自前来要求要拍一张遗照,穿着美丽端庄的韩服,细细地整理着头发……如此使永元联想到自己也将死去,悲悯伤感的心境溢于言表。永元为自己找了张遗照,一个人,安详地,凄婉地离去了。最后的最后,留下了心爱的德琳的一张照片,还记得那时初相遇……当生命逝去,这是我人生的一个影像,证明我曾经来过;当时间逝去,这是我爱的人的一个影像,证明我曾经爱过。

一切还没来得及开始,永元病重住院,德玲在照相馆等不到永元,于是写了一封信塞进紧闭的照相馆大门。而后在无休止的等待中,她终于放弃,用一个石头扔进照相馆,打碎照相馆玻璃门的方式。

    平凡的人,真实的心。曾经来过,那些在心里的人惦念着,放不下;曾经爱过,以父之名,免你一世哀愁

永元恢复身体回到照相馆,看到德琳留下的信件。他在一家咖啡馆等到来到马路上值勤的德琳,隔窗深情遥望,他用手在窗户上轻轻触摸德玲的身影,没有惊动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